关灯
护眼
    Showmaker被打得二级交T回线。

    而落地又被李相赫压落地,WQE,一套见面直接打掉三分之一的血量。

    这时候李相赫才喝下自己最后一瓶腐败药水。

    再次强势压制推线。

    Showmaker被打得深吸一口气,而那口气,卡在鼻腔里,久久吐不出来。

    直到李相赫,将自己所剩的蓝给打干净,准备安然回家时。

    Showmaker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也只能微微。

    除此之外,DWG其他四个人,反而要屏住呼吸了。

    这一波李相赫是推完兵线,毫无压力安然回家的。

    而因为血量又被打了不少,showmaker是不敢用肉身抗兵线,强行卡线的。

    否则,等李相赫TP回线,他估计又只能缩到二塔处,连经验都不敢闻了。

    而这让李相赫可以不用交T,便能回到中路。

    中路产生了TP差。

    这就影响的不仅仅是对线了。

    李相赫打出来的这个TP差,就像是一枚还没引爆的核弹。

    对于除了中路之外,都有极强的威慑力。

    让上下甚至是野区做事都必须要考虑到,中路有个随时会赶到战场的辛德拉。

    DWG整个局面出现被迫防守不敢贸然做事。

    可,他们不贸然做事,不代表TES就不会。

    “下路可以凶一点,我有T的。”

    李相赫说出了Jackeylove最想听到的台词。

    下路DWG前面一直是想推,拿线权的。

    卡尔玛和烬的组合,对上ez加泰坦是没道理不推的。

    并且原本规划中,人马的速四速度是远高于盲僧的。

    他们想人马速四,入侵盲僧下半区,或者借着优势,在五分钟小龙刚刷新时候,就直接硬控小龙。

    这样DWG整体局势就会很明朗。

    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李相赫那素未谋面的大杀器,竟然恐怖到了这场程度。

    就像是克苏鲁神话中,那些所谓的古神。

    完全超出了DWG众人对于这個游戏的理解和认知。

    人马连四级都还没到。

    showmaker便已经气息不稳的在语音内宣布,“我的形势可能有点要崩溃了。”

    下路负责指挥的BeryL看了一眼中路状态。

    顿时也懵了,一瞬间大脑差点对于这种闻所未闻的画面宕机。

    短暂发懵后,BeryL赶紧将他那在顶尖职业选手中也算得上的顶尖的游戏智商运转到了极限。

    旋即BeryL反应过来。

    下路这情况不对劲。

    从血量明明劣势,但是站位依然靠前的TES下路组而言。

    很容易便能解读出,karsa也同样是从上往下刷的。

    TES在强行卡线,不可能让他们轻易把兵线推进塔内,形成回推线。

    这意味着如果局势一直这样下去,他们将一直站在远离自己防御塔的位置。

    这太危险了。

    “中路能看住辛德拉吗?”BeryL问着。

    “对不起我,我好像有点做不到的。”Showmaker咽了一口唾沫。

    高傲的他在说出这句对不起时,顿时,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些东西.快碎了。

    Showmaker不是没有过在高压对局中满头大汗的经历。

    但是,这次不一样。

    尽管Showmaker额头的刘海都已经被汗水浸湿。

    可却感觉自己如坠冰窖,手脚都在不自觉的发冷。

    和之前因为压力和高频思考,而导致体温不断上升而出的汗不同。

    这是冷汗。

    现在除了压力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原本不该出现在赛场上的情绪。

    恐惧。

    对于眼前状况不知所措的恐惧,对于那种最坏结果的恐惧,对于那种无法抗衡的恐惧。

    原本对于这场对局满是期待的好心情,已经让showmaker感到后悔了。

    一切恐惧,都汇成了,那个ID。

    Faker。

    “啊,建敷,下路要帮推线,不然风险会很大。”

    BeryL收到showmaker的反馈,无奈的只能赌一把,向canyon求助。

    如果放任兵线卡在这里,DWG下路时刻处于很危险的位置。

    BeryL将被限制在这里无法游走做事,并且中路随时能支援的faker,让BeryL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他们必须要趁着canyon有刷野领先,会能先到下路机会,快些拆掉这颗定时炸弹。

    否者,他们早晚要出事情。

    BeryL在李相赫的威慑下,不得已,将筹码放上了赌桌。

    而当canyon露头出现在下路,而TES反而没退,倒是一直叠着被动攻速加成的Jackeylove反向往前顶时候。

    BeryL明白,大概是赌输了。

    “啊,不对,要撤。”

    BeryL话音未落。

    Zhuo在李相赫一声令下,闪现向前AE逼出了BeryL的闪现。

    但关键时候,zhuo泰坦的钩子,终于派上了用场。

    关键一钩,将BeryL直接给勾中了。

    同时,放弃了两组野,直接来到下路的盲僧和中路的TP亮起。

    BeryL两眼一黑,感觉这下真出大事了。

    Jackeylove,直接E上前开始输出。

    Canyon见状也明白,必须要拼一波了。

    开启E技能和疾跑,借着兵线强行反打。

    E技能撞向Jackeylove。

    而神神鬼鬼的Jackeylove在这时候看见中路亮起来的TP,心里也有了底气。

    没有贪输出,也没有省技能,果断在canyon提踢向他的时候,按下了闪现。

    拉开了位置。

    就算他此刻少一点输出,也无伤大雅。

    因为,他已经到了。

    BeryL被泰坦控住,karsa稳稳接Q,将伤害灌出。

    尽管BeryL给出RW回血和自己上上护盾。

    但还是吃不消。

    李相赫落地一边往前冲,一边回头抬手A了一下残血的BeryL。

    而回头A卡尔玛的这一瞬间,突然一颗黑色的法球出现在了一边正在反打的ghost脚边。

    Ghost注意力相当集中,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被辛德拉给QE推中。

    否则被走上来,泰坦平续上控制,自己也要死。

    Canyon在那一脚被Jackeylove交闪躲开之后,也已经后退了。

    这一波他们已经失去抵抗能力了。

    于是ghost果断交闪躲开了这一发Q。

    但李相赫却并没有QE推他。

    而是捡起球。

    身后,beryL已经倒地,karsa拿下了一血。

    Jackeylove给出治疗向前加速。

    ghost也给出治疗加速。

    但是李相赫捏着W交出闪现向前,直接向ghost的位置扔球。

    逼得ghost只能侧后方走位。

    但李相赫还是捏着E,他还没给。

    他一边A着ghost,一边往上走,调整着自己的位置。

    终于在自己和地上球体以及ghost位置三点一线时。

    抬手,弱者退散!

    一个E推出,将其ghost晕在原地。

    而在被推晕的一瞬间,这一波ghost的结局已定。

    karsa摸眼上前补伤害,而zhuo也是抬手一船锚甩出,定身了ghost。

    而结尾的当然还是辛德拉的一发再次结尾的一发Q。

    “啊,比萨,比萨,完全比萨,DWG这一波太亏了。”

    “还是中路的问题啊,faker领先太多了,导致这一波DWG是少人的!”

    “下路这一波亏大了,闪现全掉,但两人还全部阵亡了。”

    “稍微想个开心的事情,faker这一波打完后,没有闪现了,下一波showmaker有大招可以针对。”

    “但是这一波faker收获了一个人头一个助攻,回到中路这对线.”

    一分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