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祈渊帝的到来,将广场上的气氛推到高潮。

    在场所有人,特别是贵女们,都兴奋的几乎要昏过去。

    祈渊帝之名,整个五洲大陆都如雷贯耳。

    他拥有着高贵的出身,睥睨的权利,有着世间所有人羡慕的一切。

    更让人嫉妒的是,他还有一张天妒人怨,让所有女子为之尖叫痴迷的脸。

    他在位这么多年,无数皇女贵妇们如狂蜂浪蝶般朝他扑去,可无一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祈渊帝不近女色,身边从未出现任何女子。可今日,他竟然众目睽睽之下,抱着一个女子出现?

    在场不少贵女们的心,碎了一地。

    而其他世家贵族们,在最初的震惊后,则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

    此刻高台上。

    大祭司等人看到忽然出现的祈渊帝,也是无比惊讶,纷纷起身行礼。

    唯有金阚子不为所动。

    他身为十二法老,也的确没必要对祈渊帝行礼。

    不过因为祈渊帝的出现,金阚子神色还是有了细微变化。

    特别是在看到他怀中的女子时。

    “帝君来了。”

    “只是你这是闹得哪出?”金阚子扫了眼他怀中的人,脸上笑着,眼神却带着审视。

    “来时捡了个迷路的小姑娘。”

    墨枭淡淡一笑,举手投足中皆是矜持贵气。

    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人都是脸色一变。

    乍听之下,只是一句玩笑话。可言语中透出的……宠溺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他们听错了?

    对上无数双审视和意味深长的视线,就算是君九歧,也莫名有些脸皮发烫。

    “你放我下来。”

    君九歧小声嘀咕,拍了拍墨枭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墨枭低头,“你可以?”

    语气熟稔,透着温柔。

    君九歧一激灵,下意识瞪了过去,你搞什么?

    这么恶心的语气,是生怕别人发现不了?

    墨枭却嘴角勾起,暗红的眸仿佛带着钩子,两人之间无形中微妙的气氛,引得在场众人八卦心顿起。

    君九歧简直头皮发麻。

    眼看着君九歧的脸越绷越紧,墨枭终于将人放下来。

    双脚落地,君九歧暗中松了口气。

    她连忙退后一步,与男人拉开距离,随即单膝跪下,拱手谢道,“多谢帝尊相助,否则学生就要错过比试,学生的伤已经无碍。”

    话里话外的意思,祁渊帝之所以抱她,是因为她受了伤。

    果然解释完后,那些不善的目光消失了一些,但仍有不少视线带着打量。

    墨枭轻笑,也没否认君九歧的话。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默认。

    原来是这样。

    哼,此女八成就是故意的!知道帝尊今日前来,所以提前整这么一出,就是为了勾引帝尊!

    好个心机婊!

    墨枭被请到上座,坐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在金阚子旁边落座。

    因为祁渊帝的到场,打乱了原本的争执,君九歧也顺势站到候选人队伍中。对上韩晋和皇甫聿关心的目光,对着他们微微点头。

    大祭司眼神暗含深意,看了眼下面的君九歧,又看向正跟金阚子说话的帝尊,若有所思。

    所以在君九歧站入队伍中后,没有出声阻拦。

    墨枭回头看了他一眼,提醒道,“大祭司,时辰差不多了吧。”

    大祭司猛地回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