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本来李听风是想要知道,究竟是那黑木匣子重要,还是那块美玉重要。

    只要湖山寺方面出手,自己就能确定,这两件东西,究竟哪个才是核心。

    不过,按照这几个月的情况来看,这两样东西,对于湖山寺来说,似乎都很重要,他们哪一样都不肯失去。

    对此没有丝毫头绪的李听风,想要去找李斯,可他也明白李斯既然不说,那就一定牵扯到更多的博弈。

    想到李斯让他们自由活动前说的话,李听风就明白李斯正在跟地藏菩萨对弈,自己不能让李斯先失棋招。

    最后,李听风想到了一个聪明人,于是连夜赶到瑞阳州,找到了在那里担任知州的陈良曲,以及他手下担任州判的赵宏杰。

    在上次税银案后,赵宏杰这个十分聪明的捕快,得到了内阁大力提拔,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不让其遭到报复。

    从一个无品阶的捕快,一举抬升到七品州判。

    陈良曲亲自去行省中枢院要人,将其带到瑞阳州中。

    两人一个抓政务,一个抓治安,仅用一年的时间,就让瑞阳州一切步入正轨。

    赵宏杰的能力和智慧,都远远超过严公群,以后没准能够当严公群的上司呢!

    对于李听风的拜访,两人都不敢怠慢,陈良曲知道李听风身份。

    而赵宏杰则是不敢去猜,这种能够挑动天下大变的人,对于他来说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听完李听风的叙述后,陈良曲看赵宏杰一眼:“宏杰,你先说说吧!”

    赵宏杰也没有推辞:“那我就说说我的一点小看法吧!抛砖引玉,有什么遗漏的,陈大人补充。

    首先,这东西有什么秘密,我们先不去讨论和猜测,这会消耗我们的精力。

    其次,这东西具体是不是湖山寺的,我们也要在慎重考虑一下。

    最后,这东西用料昂贵,且手工精湛,可不是一般匠人能够做出来的。

    任何过手的人,都会对其记忆深刻,既然不知道它用处是什么,那就不妨找找它的制作者!”

    李听风猛然惊醒,拍手道:“真是一叶障目啊!我这就找人去查,假如这东西真的有秘密的话,那么制作者必定存有副本。

    这是他们秘匠一行的不成文规矩,防止有人事后卸磨杀驴,只要找到制作的人,那么怎么破解匣子秘密就不重要了!”

    陈良曲接过话茬:“李少侠你也是当局者迷,心急则乱,即使宏杰不说,你很快也能想到这些的!”

    李听风笑道:“不用抬举我,我能打架,也不算是笨人,但有些地方,我还是不如你们,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说说你的看法。”

    陈良曲说道:“这东西对于湖山寺很重要,那么要么是这东西关系到一个人,或者关系到一个物。

    不管是人,还是物,总归是被藏起来的,显然湖山寺自己也不知道藏在哪里。

    所以之前宏杰也说了,这东西是不是湖山寺所有的,还要打一个问号呢!

    追查这个东西的制造者,我想你很快就会有线索了,但我想那秘匠已经被灭口,或者逃离了。

    但这不意味着白跑一趟,这里有两个假设,分别应对不同的方向。

    假如这黑木匣子,确实是湖山寺所有的,那么其背后藏的东西,一定被转移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是去抢夺,而是毁坏这东西。